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医耘沙龙丨辅助生殖行业报告

发布时间:2019-12-11 发布单位:编辑部 浏览次数:

 

核心要点

1.由于不孕不育的原因,我国2018年约有269万婴儿无法出生,有潜在辅助生殖治疗需求。

2.辅助生殖产业链可以分为上游、中游与下游,上游包括医疗器械、检验试剂、生物医药;中游是辅助生殖服务;下游主要由辅助生殖中心与医院构成。

3.目前国内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覆盖率较低,导致中国人口赴海外生殖,其中美国和泰国是主要就医地点。

辅助生殖介绍

辅助生殖技术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RT)的简称,指采用医疗辅助手段使不孕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该技术主要包括:人工授精、配子移植、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以及其他处于试验阶段的新技术手段,如全基因组筛查试管婴儿、“干细胞婴儿”等。

人工授精是指采用非性交的方式,将精子递送进女性生殖道中,从而完成受孕的一种辅助生殖技术。按照精子的来源可以将人工授精分为夫精人工授精(丈夫的精子)和供精人工授精(来自第三方的精子)两种。

人工授精主要适用于以下人群:

输卵管通畅,排卵正常,外阴或宫颈存在异常的女性患者;

男方性交存在障碍、免疫不育及精液异常;

夫妻间存在不明原因导致的不孕不育。

配子移植分为输卵管内配子移植和宫腔内配子移植。输卵管内配子移植是指将配子,即成熟的卵子与活跃的精子,通过物理方式,直接放进输卵管的壶腹部,使精子和卵子能够在正常的输卵管内自然受精,然后通过输卵管壁的纤毛运动,使受精卵能够移行到子宫内着床,从而进一步发育。宫腔内配子移植则是将精子和卵子直接移入子宫腔内,使其在子宫腔内完成受精和早期孕卵发育及着床。该项辅助生殖技术主要适用于输卵管异常的女性。

试管婴儿依据核心技术的不同可以分为以下四代:

一 代试管婴儿: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

该技术是将不孕症患者夫妇的精子与卵子取出,在体外培养系统中受精并发育成胚胎后,将胚胎移植入子宫腔内,从而实现妊娠的技术。

二 代试管婴儿:

卵胞浆内单镜子显微注射(ISCI)

该技术是在针对男性精子数量不足、功能异常导致受精障碍所采取的体外受精方法,这种方法是在微滴法、透明带部分切除法,及透明带下授精等方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三 代试管婴儿:

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PGS/PGD)

胚胎植入前遗传学筛查(PGS)主要用在胚胎植入着床之前,通过对染色体数目和结构的检测,对比分析是否有遗传物质异常。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是取胚胎的遗传物质进行分析,诊断是否有异常,筛选健康的胚胎移植,从而防止遗传病的传递。

四 代试管婴儿:

卵细胞胞浆置换技术

该技术通过卵核置换,即老化卵子的基因加上年轻卵子的细胞质以合成新的卵子,更好的应对卵子老化的问题,提高高龄女性的妊娠可能性。

辅助生殖市场和政策分析

市场

2018年7月,国际辅助生育技术监控委员会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自1978年以来,全球已有超过800万试管婴儿降临人世。报告分析了1991年至2014年各地区的试管婴儿登记数据,并据此估计全球每年实施的试管婴儿治疗周期超过200万个,目前每年成功通过该技术生育的婴儿人数已经超过50万。据国家卫计委统计,近年来中国辅助生殖各项技术类别总周期数超过100万,出生婴儿数超过30万。

 

资料来源:国际辅助生育技术监控委员会、华医资本整理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实际出生人口共计1523万人,若按照不孕不育率约15%来计算,应当有约1792万人出生,即有大约269万婴儿无法出生。按照采取人工授精与试管婴儿7:19的比例测算, 269万对夫妻中,有约72.4万人可能会进行人工授精治疗,有196.6万人可能进行试管婴儿治疗,根据平均的治疗周期数及花费,理论上,人工授精的市场规模约合108.5亿元,试管婴儿的市场规模约合1966亿元,因此,总的辅助生殖行业的终端市场潜在规模约2074亿元左右,而目前实际市场规模仅占理论市场规模的10%不到。

目前,中国的辅助生殖市场存在以下四个主要驱动因素:

1 渗透率较低

中国的辅助生殖渗透率只有7%左右,这一数值预计在2023年将达到9.2%,而美国辅助生殖服务的渗透率已经可以达到13%左右。美国的渗透率高主要由于国民平均收入高、辅助生殖成功率高且普及。

2 支付意愿增强、支付能力提高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华医资本整理

近年来,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稳定的增长势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27,121.7亿元,全国个人卫生支出为15,13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1.5%。支付意愿加上支付能力的同步上升必然造成消费升级,辅助生殖市场也将进一步扩大。

3 不孕不育率升高导致的刚需

从2012-2018年期间,中国的不孕不育人数迅速从4000万大关上升到5000万大关,整体的不孕不育率上涨到了14.45%水平,可以明显看出近年来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上涨幅度加快。

导致不孕不育的客观因素主要有三点:

生育年龄推迟

2017年,中国初婚、初育年龄分别较1990年提高了20%及15%,且呈现持续走高的趋势;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卵泡数和质量下降,受孕几率也随之下降。 

性别原因

从性别角度来看,不孕不育症发生原因50%来自男方,30%来自女方,10%来自男女双方,10%来自其他因素,如环境问题。[数据来源:金域医学妇科疾病监测中心]

人流群体年轻化趋势明显

每年全球约有4000-6000万例人工流产,即全球妊娠的26%以流产为结局。2013年以来,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其中25岁以下女性约占50%。

4 二胎政策

全面二孩的放开,不仅为新生儿市场扩容,更是作为辅助生殖产业的催化剂,加速行业发酵。二胎政策导致高龄产妇夫妇比例逐年提高,这些人群对辅助生殖技术产生了较强的需求,据统计,在选择做试管婴儿的群体中,高龄产妇的比例从原本的25%上升至30%-40%。2016年中国二孩及以上出生数量占比超过45%,2017年二孩出生数量首次超过一孩出生数量,占比达到51.2%。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华医资本整理

政策

2001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

首个较为系统的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对设立辅助生殖机构行为采取审批制,从严监管

2001

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

对人类精子库管理提出系统的管理办法,对医疗机构设立人类精子库采取审批制

2003

关于印发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评审、审核和审批管理程序的通知

明确“夫精人工授精”由省级卫计委审批,地审批程序进一步规范

2003

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规范、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

加强对辅助生殖质量标准和技术规范的要求

2006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效验实施细则

进一步推动和促进技术规范应用和法制化管理

2007

关于加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设置规划和监督管理的通知

将“医疗机构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许可”全面下放至省级卫计委审批

2015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指导原则

提出“每300万人口设置1个机构”原则,是各省制定生殖中心规划的主要参考依据

因此我国生殖中心总量空间应为550家左右,这说明牌照必将属于稀缺资源。

2016

关于人类辅助甚至技术治疗时生育证明查验程序的通知

简化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时生育证明检验程序,不再检验患者夫妇的生育证明,由患者夫妇作出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书面承诺即可

2007年及之前是行业发展的起始阶段,截至2007年,国家共批准了102家辅助生殖中心。由于审批权限从2007年开始下放至省级卫计委,2007-2012年期间辅助生殖中心数量增长较快,年均增加50个,至2012年共计增至356家;2012-2016年,国家审批放缓,辅助生殖中心年均增加20个,至2016年共计增至451家;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共计有498家辅助生殖机构。在未来五年,国家重点放在提升生殖中心的质量和能力上,因此牌照的发放可能不会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辅助生殖最核心资质为试管婴儿资质,资质申请难度大且牌照门槛高,其主要的申请条件包括:

(原则上)必须是国家审批的三级医院,

中心的实验室负责人和临床负责人为高级职称,

机构设立后,每两年校验一次试管婴儿周期数、妊娠率,如不能达到标准,将面临被暂停资质。

辅助生殖产业链分析

辅助生殖行业有比较完善的产业链,其中上游包括医疗器械、检验试剂、辅助生殖药物,随着第三代IVF的普及,基因检测也具备了进入上游的潜质;中游则是包括服务中介机构,以及药品、器械、耗材代理商;下游主要由辅助生殖中心与医院构成。

上游

辅助生殖的药物治疗可分为4个过程,分别是:降调节、促排卵、诱发排卵、黄体支持。降调节是指使生殖激素的自然生成暂时降低的过程;促排卵是指促进卵泡的生长和发育;诱发排卵是指使卵子最后成熟,成为可受精卵;黄体支持是指使子宫内膜为胚胎着床做好准备。促排卵药物费用占比最高,约为62%,然后依次是黄体支持药物(20%)、降调节药物(15%)、诱发排卵药物(3%)。

在辅助生殖药物方面,默克雪兰诺和丽珠集团分别是国外、国内的龙头企业。分别占据我国辅助生殖药物市场的50%和20%;而仙珺药业和默沙东占据5%和10%左右。2017年辅助生殖药物市场规模约55亿元,预计到2019年达63亿元,复合增速15%。早期我国辅助生殖药物主要由国外垄断,重组促卵泡激素只有默克雪兰诺和欧加农的进口产品,治疗成本高。现在国内药企经过研发,逐渐掌握了核心技术,实现了药物生产的国产化,市场占比逐步提高。

辅助生殖所涉及到的医疗器械产品主要分为两类:液体类产品与设备类产品。液体类产品主要指取卵、取精、处理及培养等多个步骤中所涉及到的培养液、处理液、移植液、活检液等产品;设备类产品则指整个辅助生殖过程中需要用到的包含取卵针、胚胎移植导管、培养皿等在内的所有专业设备。

由于主要器械技术难点较高,目前主要由国外企业垄断,如Vitrolife(瑞典)、William A.COOK(澳大利亚)、Cook(美国)、Wallace(英国)、Genetics(比利时)、ORIGIO a/s(丹麦)等生产商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我国企业主要生产取卵针、胚胎移植导管、培养皿等辅助性医疗器械和耗材。

检验试剂的应用贯穿整个辅助生殖诊疗服务流程。辅助生殖的第一个步骤需要对就诊妇女初步进行多项妇科检查,对就诊患者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内分泌及卵巢)进行全方面的评估,以初步检查结果为依据,制定治疗方案。同时,确定治疗方案后的进一步治疗也是基于后续的检验。国内的主要试剂生产企业有:深圳亚辉龙、北京博奥生、安图生物及利德曼的多家上市或非上市企业。

中游

按照业务的属性,“互联网+”辅助生殖包含提供泛健康的经期管理及垂直的不孕不育服务的两类企业。按照产品形态,辅助生殖服务机构可以分为线上APP+线下备孕中心、线上APP+门诊、线上APP、线下备孕中心这四类。

中游代表公司及其融资情况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华医资本整理

下游

据卫计委统计,我国目前有辅助生殖机构498家,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山东省、湖南省、广东省、四川省、山西省、陕西省。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华医资本整理

下游辅助生殖机构可以依照其IVF年周期数进行梯队的划分,第一梯队以IVF年周期数15000例为分界;第二梯队的IVF年周期数在5000-15000例之间,上述医院均需要排队1-3个月(有时甚至3个月以上)才能开始试管婴儿周期。

在市场集中度方面,2017年,以辅助生殖周期数衡量的CR10(前10名市场占有率之和)为26%,CR20仅为38%,竞争格局分散。

毛利率是行业供求关系的综合体现,辅助生殖行业严重供不应求,整体毛利率为70%,在医疗服务行业中最高。辅助生殖机构的顾客来源主要依靠技术与口碑,对于中介导流依赖性较低、销售费用率较低,行业净利润率能够达到30%以上,同样明显高于其它医疗服务行业。对比医疗美容行业,尽管医疗美容行业毛利率可达60%~70%,但需投入大量销售费用进行导流,因此其行业净利润率仅在10%~20%之间,明显低于辅助生殖行业。

私立生殖中心的成长路径大致为:获得牌照——深化医生资源——沉淀形成单体的规模优势——连锁化抢市场,在各成长阶段,医生资源都为核心资源,都是衡量一个私立生殖中心竞争力的首要标准。

跨境辅助生殖分析 

2016年中国海外医疗项目中重症治疗的占比最高(达到40%),海外体检、医疗美容和辅助生殖的占比分别为24.6%、12.8%和10.0%。在中国,辅助生殖市场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状态,这直接导致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试管婴儿手术患者平均需排队3个月以上。中国赴海外辅助生殖主要为了使用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国内辅助生殖行业主流应用技术是一、二代试管技术,能够进行三代试管技术的仅为60家,且当中真正正在开展的并不多,平均技术水平不如美国、泰国等地,2017年,中国跨境辅助生殖占总体海外医疗项目的13.5%。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华医资本整理

目前市场上能够提供海外辅助生殖服务的跨境医疗供应商多以中小型公司为主。跨境辅助生殖企业收入主要来源于检测费用、服务佣金、治疗费用及其他收入,按照商业模式的不同,其收入的结构有明显的差异。

境内

国内获客

线下门店

体验中心、门诊等渠道

线上营销

助孕相关APP、论坛、官网等

产品服务

内容咨询

取卵前调理促排

衍生金融服务

境外

落地模式

合作医院

自建医院

整个跨境辅助生殖产业链,按照所提供的服务类型来进行划分,可以分为四类,分别为:

1.提供垂直不孕不育医疗服务的生殖医疗平台;

2.为提供咨询和跨境辅助生殖中介服务的跨境医疗服务供应商;

3.承接国内跨境医疗项目并提供最终治疗服务的海外生殖中心;

4.衍生出来以辅助生殖保险为主的衍生服务供应商。

跨境辅助生殖产业链的代表公司

投资建议

对于产业链上游企业而言,一方面,上游药品行业目前市场集中度及技术壁垒高,且国内核心技术还处在探索阶段,短期内还无法完全实现药物生产的国产化;另一方面,上游医疗器械技术难点高,且目前主要由国外企业垄断,我国企业主要只能生产取卵针、胚胎移植导管、培养皿等辅助性医疗器械和耗材。综合考虑,上游未来发展空间较大,但投资者需要关注该企业是否具备一流的研发水平。

对于产业链下游企业而言,考虑到辅助生殖机构牌照发放有限,且随着未来市场需求的扩大,看好有具体成长路径规划的下游企业;同时,投资者需要参考目标机构的妊娠率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且品牌效应也是影响辅助生殖机构收入的主要因素。

反观产业链中游企业,随着中下游整合趋势的增强,未来去中介化是合理趋势,因此若单纯投资中游企业,尤其是无法提供差异化服务的中游企业,存在较大风险。

除了技术与品牌外,对于产业链上的所有企业而言,团队能力都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竞争力,一个企业核心团队的年龄结构、专业背景、国际化运营能力、管理经验、甚至过去是否有过成功的创业经历都是投资者需要考虑的因素。